在过去的一个多星期里,我应约在朋友圈连续三天笔谈了英语学习方法的话题,经过一系列头脑风暴式的逻辑推演,宛若顺藤摸瓜式的探索,终觉抓住了真谛。将三篇短文串在一起,形成了英语学习方法的一家之言,故有学说、练说、说好“三说一体”英语学习终极目标论之说。

 

 

第一天:掌握英语国际音标,为“学说”英语打下扎实基础。听说领先,从听到说是模仿着说;按音标拼读是创造性地说,朗读是为用自己的话说奠定基础。

 

 

有朋友问及英语学习方法,又问为什么特如英语中心公众号里只有课文录音而没有中文翻译,等等。由于我们特如英语中心公众号里英语学习方法系列讲座才进行到第六讲,还没有给大家呈现完整的方法论和路线图,所以今天我就想跟大家聊一聊英语学习方法的话题。

 

 

关于英语学习方法,我几乎从开始学习英语的那一天就着意探究了,初中二年级期中考试失利后,我决定认真学习英语。单词记不住怎么办?从班上英语成绩最好的同学那里讨教的方法是根据音标记单词,于是二话不说我就开始学习音标。一天3个音标,连学带用,一个月下来我就能达到根据单词的音标正确读准生单词的发音了。此举为我带来的收获是内心极大的喜悦,不要老师教我也能自己学了啊!我把过去老师教过的所有单词都和音标进行对照,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拼读,然后按每个单词的正确发音将学过的课文逐字逐句地朗读和理解。两三个月下来,就由班里的英语差生变成年级的优等生。后来老师告诉我,要想真正学好英语你得天天听。于是我回家就向父母要钱买收音机,每天吃早饭时要,连要一个多星期,被我要急了,母亲到亲戚家借来20块钱,我用了18块买了一台苏州产的袖珍型半导体收音机。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就在苏鲁豫皖四个省级电台里寻找适合我收听的英语讲座,——最后我选择了河南台,因为为期两年的教程,正好是从头开始播出的,我就邮购教材跟着学起来。

 

 

我最初比较成体系的学习方法是我买来收音机三个星期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青年节目里听到的。北京外国语大学陈琳教授连续三天三讲,分别讲了善模仿苦训练,突破语音关;一回生二回熟,记忆单词靠重复;勤学习多实践,掌握语法并不难。可见,只有明白人引路才能让人不走糊涂道。然而,陈琳教授介绍的学习方法固然起到引路作用,但是,引路不能代替走路,我之所以能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个最得力的抓手,就是那台收音机,是电台的老师通过广播这个媒介,天天在我的耳边说,天天引导我准确无误地说出来的。引路人只有遇到想要走到目的地的人,他的引路才有意义。

 

开办特如英语中心公众号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为大家制定一个科学的、正确的、有效的学习路线图。然而萦绕在我心头、时刻让我警醒的是以前学世界历史时读到的罗马帝国的故事:十四世纪在欧洲爆发的“罗马热症”,一开始人们认为是魔鬼作祟,后来认为是湖边的“瘴气”所致。总之,时间在流失,疫情在肆虐,直到70年后才有人发现其真正原因,原来它是一种叫按蚊的蚊子传染的,这就是后来人们知道的疟疾。然而整整70年疟疾疫情的猖獗,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人们束手无策,眼看着罗马帝国的覆灭。

 

 

当然,这也许只是一句戏言。罗马帝国的覆灭有其政治经济等多重原因,而我想说的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往往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实践,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去粗取精,抽丝剥茧,最后找到症结,手到病除。所幸,我们赶上了大数据时代,大数据带给我们思维方式的变革是:人们从此不再一味地寻找因果关系,而只要寻找关联关系就足够了。

 

 

 

第二天:英语学习历来讲究听说读写四项基本能力的训练,同时听说读写既是目的也是手段。但论到“写下来最终还是要被读出来的,也就是要被说出来的”,便推导出学习英语的终极目标是“说好英语”。

 

 

今天我们来实质性地聊一聊英语学习方法。首先,我想说一下特如英语中心英语学习方法系列讲座的整体设计,我们的初心就是根据事物发生发展的逻辑并结合我自己学英语的经验为英语学习者设计一个“学习路线图”,目前已经播出的内容有:

 

一、思想动员:每天学用英语一小时;

 

二、学好汉语拼音是学习英语的基础;

 

三、用音标展开来拼读读准26个字母;

 

四、精准描述口型学好48个国际音标;

 

五、识别开闭音节根据发音规则记单词;

 

六、见机而作:巧记发音不规则的单词;

 

接下来的内容是:

 

七、认识单词四要素与语法全息率;

 

八、英汉双语头脑与英语思维训练;

 

九、书面使用英语与交流平台建设;

 

十、口头使用英语与交流平台建设。

 

这十项内容中前七项应该就是英语学习的步骤或路线图了,第八项应属于英语学习的方法论,而九十两项,尤其第十项,就是英语学习的终极目标,一个浅显的道理是我们是为了使用英语才去学习英语的,它只是个工具而已。

 

 

从使用频率上来看,口头使用语言比书面使用语言要广泛的多。事实上,我们写下的东西,最终都是要被读(说)出来的,只不过读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出声的朗读;二是不出声的默读。默读是人用“心音”说话,根据阅读心理学的解释,“心音”体系的建立需要一个人数年不断地说话、朗读才能建立起来,这就是很多教育工作者不主张让低年级学生默读的原因。再进一步说,心音是人的思维语言,也叫内语言,它是人类外语言的内化。

 

 

回顾一下我们上面说过的七步骤英语学习路线图,每一步都在劝导和训练学生说英语,而且要用正确的发音说,要说得没有语法错误,说得没有逻辑漏洞。所以就有了结论:从头说,至尾说,一说到底的“学说、练说和说好的“三说一体”终极目标论。以此为标尺,我们就可以考察学英语的每一个环节,哪些形式是有效劳动,哪些形式是无效劳动,就清晰可辨了。

 

还可以以此透视我的心病症结所在:我经常会听到一些家长高兴地告诉我,张老师,感谢你啊,孩子这次英语考的很好啊。我听了固然是高兴的,可随即却又在心里暗暗叫苦,我天天都是在训练孩子说英语,我且请问:中小学英语100分的试卷、高考150分的试卷里有几分是考核学生说英语能力的呀!?当你都知道疟疾是蚊子传染的了,你还在那里拍苍蝇,捉泥鳅吗?

 

 

第三天: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使我们的工作、学习、生活方式,乃至我们思维方式发生深刻的变化。不再追究因果关系,转而寻求关联关系:学校英语考试成绩与说好英语之间的关联关系微乎其微,并不意味着学校的英语教学一无是处,其情形很可能就是“珍珠颗颗好,只等金线穿”。金线在哪里?学生每天增加一个短短几分钟的听说环节,这就是金线;听说环节的媒介是什么?就是我们天天正在使用的智能手机。

 

 

当你发现孩子不敢张口说,或开口说时一说就错,即使是模仿正确发音,也不能模仿准确时,千万不要怀疑是孩子的语言天赋问题。千百年来,有很多人动辄说谁谁谁有语言天赋,谁谁谁不是学外语的料,云云,这些都是无稽之谈。这里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告诉各位,在语言——母语和外语——学习面前,人人天赋平等。而且,进一步说,人人都具有学好一种或多种语言的巨大潜能。

 

 

关于不敢说或一说就错的问题,认知心理学家通过研究发现,让一个孩子全面浸入一个新的语言环境中,需要度过至少半年的“哑巴期”,也就是说,孩子到一个新的语言环境中,前半年他(她)只听不说,任何人都需要首先从听觉系统输入语音信息,直到达到足够的量之后,才能开始向外正确输出。因此,有经验的外语老师,在学生学外语的初级阶段,一般都主张先让学生“免开尊口”,等到听力训练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让学生模仿老师的发音并尝试练习说。

 

这就是所谓的“语言环境”,从语音是语言的本质这个层面上来说,语言环境百分之百是在人的耳边,这样一说,聪明的你自然知道,你不必把孩子的耳朵送到英语国家去听,只要把英语国家人的嘴拉到孩子的耳边说就行了。那么谁能做到这一点,唯有链接着古今中外,链接着大千世界的手机界面。只要你愿意,你随时能收到正确发音的英语;只要你愿意,每天说几个单词,每天说几句话,让说好英语的终极目标反射回来做你每天进步一点点的指路明灯,这就是成功学最基本的定律:让终极目标决定着每一天的目标。

 

 

说到这里我自己的心结仿佛也解开了,我们的三说一体训练,不仅与学校的英语教学、与学校组织的各种英语考试并行不悖,而且它会更持久、更高效地促进学生考试成绩的提高。把英语说得越熟练,对各种类型和题型的考试反应就越敏锐,越容易考出好成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特如英语中心一开始就定下这样的理念:要让英语学习从此不再是无效劳动;要让学生既得高分,又获高能。

 

 

附记:

 

当我漫步马路边的人行道,边走边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老外,他看上去比我还老:头发全白了,胡须也全白了;个头不是很高大,但看得出他属于欧洲血统的老年人。于是我就主动迎了上去,我快速搭讪上老外的妙招就是上前请教一个问题,毕竟“人人都有渴望得到别人重视的需求”。

 

 

但他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加拿大人,是加拿大人在南京开办的学校里的物理老师。我便摊开了我的话题,我说学成英语的诀窍就在于不断地说,没想到他迅速地附和着我,"I agree." 然后他告诉我,他会说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这三种语言他就是从小说到大的;他还告诉我,他朋友家的几个孩子,因为有家人和朋友来自欧洲,他们也同时讲四种不同的语言。

 

谈到中国学生学习英语,他条件反射似地说,中国学生学英语的最大问题,是在不停地翻译,这浪费80%的时间。说着他举起一只手,边说边翻转着:“这是手心,这是手面,这是手上的一个个手指,他们就在这里,你干嘛还要把他们翻译成汉语,非得要用中文说一遍呢,你又不需要在这个时候练习中文的。”我想起了当年听陈琳教授讲座,他说到记单词时也特别强调:比如你学pencil这个单词,你只要在心里想象“铅笔”的图像或铅笔这个实物就可以了,不要去想“铅笔”这两个汉字,更不要从嘴巴里说出“铅笔”这两个汉字来。

 

 

我明白他的意思并迅速申明自己的观点:这是因为我们很多人没有建设起“英语头脑”的缘故,都要把所有的英语信息转码翻译成“母语头脑”的语言,如此这般,他们其实都不是在学习英语,而只是通过翻译学习关于英语的知识,或者是学习相当于5~6岁年龄段智商水平来自英语的百科常识而已。这样一说,这就不是80%地浪费时间,而是100%地浪费时间了。他第二次说“I agree.”

 

我想,我将来还要做“英汉双语头脑与英语思维训练”的讲座,现在这个问题变得非常简单了,“英语头脑”和“英语思维”其实就是一码事,在听或朗读时用英语理解英语,或者在初级阶段用“英语式汉语”理解英语,这就是在训练英语思维,构建英语头脑,切忌时时通过翻译去理解